撸不长的Ni酱

即笔名 nirvania
一个任性的girl

—— 【狗崽】斗兽【双A】

狗崽520快乐!【说有问题,就河蟹了一下】


斗兽(修正版)


注意:为了不过分跳戏改了称呼,A为天君,O为地君,B为坤元,信息素为气息。


这个世界有六种性别,在天地坤元性别之分下,还有男女性别,甚至连妖怪也不例外。周知天君地君所占少数,但由于其出色的能力,往往站在食物链的顶端。

阴阳师晴明是一个坤元,御下魑魅魍魉数百,其中极为出名的是天君妖狐。天君妖狐虽然貌美出众,没被收服前却是不折不扣的恶妖之一,多少少女被其外表所骗而失去了性命,所幸阴阳师晴明心善,被其感化的天君妖狐也弃恶从善,为晴明鞠躬尽瘁。

有言传黑夜山生出一恶妖作乱,阴阳师晴明奉...

—— 【莫叶】二三事

莫雨x叶凡。二三事的正剧内容。一个pwp写出剧情也是牛的ฅ( ̳• ·̫ • ̳) 喵

正文

龙门荒漠依旧那样干旱酷热,驼铃声有节奏地响起,忽远忽近,只见模糊的人影在黄沙上摇曳。
金香玉手撑下巴在阴影下幽怨地看着外面的客人,最近中原安生,连带这边逃难的迁居的浑水摸鱼的都少了,跟着少了的还有她的金库。
金香玉见一个客人走过来,连忙上前笑脸相迎。“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呐?”
“来一坛女儿红,两只酒杯,再顺便上几个小菜。”来人披着斗篷,说话声音冷冰冰的,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人。
“好嘞,客官您里边请,奴家立马就去准备。”
金香玉连忙把人引进屋,那人选了一个在角落的位置,客栈里的其他食客不约而同的...

—— 我目前未写的所有松的脑洞和设定

授权开放。

①一カラparo串烧,已有杰森馆主和恶魔伪修女神父
一松是空松家的园丁[后升级成管家],被空松捡到。空松身体开始变差,一松得知这是空松的家族遗传病,该家族X代单传,每代都是男丁,家中有规定族人必须16岁成婚生儿,然后于30岁前死去。一松不想空松死,于是恶魔引诱了他,谎言杀X个人就能换取空松一年的寿命,一松变成杰森,开始杀人。
最终空松还是逃不过宿命,他跟一松交代后事,将自己的财产交给一松,希望他能离开这里寻找自己的新生活。
一松极端化,决定与其惴惴不安等待不知哪一天空松突然离开自己,不如亲手杀了空松。
一松换上杀人鬼衣服,来到空松面前杀他,空松倒下,伸手抚上一松的面具,悲伤地说"...

—— 给关注我的新粉

😂那啥,松的文我目前是不打算写了,因为我已经爬墙到阴阳师了。而宗教松是存档,所以才有更新,话说已经完结了。所以因为松而关注我的粉丝你们可以取关了。日后更新估计也是阴阳师的。

—— 【宗教松】救赎(完结)

Chapter 12


总算等到十四松被引走,小松从传送门里走了出来,他走到湖边望着沉睡在圣湖中央的轻松,轻笑一声。

“才不会让你轻易把他抢回去,他是我的。”

小松毫不犹豫地跳进圣湖,光明的力量对魔族来说等同毒药,小松不比空松,但也是少有的强大魔族,他用魔气形成一个保护罩,迅速地往轻松的方向游去。越接近湖中心,光明的力量越强大,即使是空松也未曾接近过湖心,小松的保护罩没过多久就一直往内缩,濒临奔溃般不断颤动。小松啧了一声,咬牙游到了轻松身旁,他把手伸出保护罩,右手的皮肤立马如灼烧般冒出黑烟,小松忍着剧痛一口气拉住轻松的手,掌心瞬间传来十万电击般的刺痛,痛楚对...

—— 【宗教松】救赎(11)

Chapter 11


“一松,记得要去救小松,轻松发怒的时候可是很恐怖的。”空松的声音变得有气无力,一松不明他话中的意思。“轻松是我的好友,我做不出对不起他的事,但是小松也很可怜。所以,我给了他们一次好好交流的机会…”
  空松突然软了身体,整个人往地上倒去,一松急忙抱住空松,慌张毫无遗留地展现在脸上。
  “喂!臭松!”
  空松朝一松疲惫地笑道:“果然每天泡圣湖对身体伤害很大。”
  一松瞬间明了,空松伪装为神父空松也无法改变自己是魔族的身份,那些魔物是被空松吸引过来的,空松通过吸取魔物的魔气来弥补自己在圣湖‘疗伤’的伤害,但没等自我治愈的空松次日又去...

—— 【宗教松】救赎(10)

Chapter 10


一松推开教堂的大门,门扉打开的一瞬间他便感知到教堂内有其他人在。一松走进去,月光透过彩绘玻璃照射在玛利亚雕像上,昏暗下的玛利亚显得格外仁慈。一个身影跪在玛利亚前,低头虔诚地祷告着。

一松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身影,随后他不屑道:“恶魔也是神的忠实信者吗?为什么还要回来?”

“因为我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空松站起来抬头望着仿佛在对他微笑的玛利亚,淡淡地笑着回应一松,然而一松感觉他并不是在看着玛利亚。

“你不是魔王吗?回去你的魔界啊。”一松警告自己不要为对方担忧,告诫自己这一切都是对方的演技。

“啊那个,其实我不做魔王很久了。”空松羞涩道...

—— 【宗教松】救赎(9)

Chapter 9


小松又一次来拜访空松,椴松意外地没跟在他身后。

空松:“今天没看见托蒂呢?”

“托蒂他有事要做,别看他这么小,已经能替大人办很多事了哦。”小松没心没肺道,他随意扫视了一下,没有找到一直对他颇有意见的修女。

“说了多少次,别在教堂抽烟,小松。”空松毫不留情地抢了小松刚拿出来的香烟。

“你管得太宽啦,空松!”小松高举双手摇晃表示抗议,他留意到空松苍白的脸色,关心问道,“你看上去脸色好像不太好的样子,脸色好白,没事吧?”

“啊,没事,谢谢你的关心,小松。”空松尴尬地笑了笑。

“哦,那就好。”小松低沉着声音,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回道。...

—— 【宗教松】救赎(8)

Chapter 8


往后的日子,小松时而出现一次,每次都是和空松讨论神的各种私事,空松每每能从谈论中得到新的人生理解,然后发病一样作出不带重样的痛言,唯一受害者的一松已经快忍耐不住收割神父的灵魂的手了。椴松倒是每天都来教堂玩,他跟空松和十四松十分合得来,有时会陪空松照料花圃,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和十四松到处玩耍。

日子平淡的过去,没人料到问题竟是深夜日常的驱魔率先发难。

空松挥舞着十字架把一只魔物一分为二,他跳回一松身边,原本束在腰间的圣带早已挣脱出来随风飘动。空松大致地扫视了一圈,微皱眉头沉声问道:“一松,你有没有觉得魔物的数量增多了?”

一松歪头斜了空...

—— 【宗教松】救赎(7)

前言:谢谢观看《救赎》一文的看客们。由这章开始有除色松以为的配对存在,为OSCR和弟松(微十四椴),如有不适,请勿继续阅读。

——nirvania



Chapter 7


女孩的事件告一段落后,空松突然忙碌了起来,一松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在筹备每月一次的礼拜活动。空松所在的教堂虽然破旧,但毫无疑问是小镇的第一间教堂,不过因为选地问题,镇上的居民基本一个月才来做一次礼拜,即使后来镇内再建立了更便利更崭新的教堂,这个惯例依旧保留了下来。
  “真意外你居然也会认真工作。”一松站在神父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来做礼拜的人一个一个地跟空松画十字。脆弱而胆小的人们妄...

返回顶部
©撸不长的Ni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