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不长的Ni酱

笔名 nirvania
无脑安吹。安雷不逆不拆。

—— [叶蓝]绝色公子01

前言(划重点)

emmmmm这是SY亲提供的脑洞,再次非常感谢SY亲

然后这是警告:江湖文,大概我流叶蓝,语言问题我的锅,起名废

第一章很多废话【其他想到再说】



正文:


兴欣客栈是杭州数一数二的客栈,虽然比不上西湖边上的楼外楼,但人气也是非凡的。更令人妙传的是,兴欣客栈的老板是个尚未婚嫁的妙龄女子,年纪轻轻便拥有一家客栈,想必老板娘也是个妙人。兴欣的消费不高,平民百姓也可去点一壶茶,听说书先生评一下午,也能竖起耳朵听上那么一两件江湖趣事,甚是快哉。


老板娘伸着懒腰走下楼,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也是豪爽,她叫了个手脚灵活的,吩咐道。“去,给窗边的那位红衣公子上一份云雾茶。”


小二立马严阵以待,他转头看了一眼,问:“是桌上放着一把伞的公子吗?”


老板娘点头,小二麻溜地去泡茶,他小心翼翼地把茶壶放在桌面上,红衣公子却是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帮我谢谢老板娘。”他说。


小二连忙应下,他低头离开,心中有点失落,他原以为能让老板娘拿出珍藏的云雾茶叶的人会是个贵人,然而小二只看到一个落魄的公子哥儿。


还没到饭点,大堂里的说书先生已经下去了,四处都是交谈声,有一桌子的声音略为响亮,只听闻大汉说道。


“杨掌门半个月前与绝色公子一战落败被杀,听我表哥的妹夫的朋友说,他们足足打了十二个时辰,那叫个难舍难分啊,杨掌门是个什么人,二十岁接任衡沙派,在位二十多年都没人敢招惹他,没想到区区一个绝色公子,竟然能够打败杨掌门,说其中没鬼谁信!我那表哥的妹夫的朋友说啊,他看到绝色公子曾经向杨掌门抛了什么,肯定是毒药没跑,不然杨掌门怎么会后力不济而被绝色公子杀害呢?!”


大汉的友人却反驳道:“不对不对,你听的版本一点都不对。这事啊衡沙派已经给出说法了,杨掌门不是死了吗,可尸体还在啊,听说衡沙派的少主特地请了中草堂的魔手鬼医去验尸,查处杨掌门虽然是一剑致命,但杨掌门身上还有曼华之毒,魔手鬼医断言杨掌门是因曼华导致身体虚弱才让绝色公子有机可乘。”


大汉一脸气愤:“果然是下毒,那绝色公子竟如此歹毒!”


友人见怪不怪般悠悠道:“想必兄弟还不知道吧,除了杨掌门,早前的墨家、刘家、陈家三家的灭门惨案听闻皆是绝色公子所为。”


偷听的众人不免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墨刘陈三家的灭门惨案连非武林中人都有所耳闻,皆因凶手手段残忍冷漠无情,竟连妇孺都不曾放过。


大汉却是疑惑了。“若那绝色公子是这般残忍之人,为何独独衡沙派只死了一个杨掌门?”


友人:“这可是你那表哥的妹夫的朋友未曾告知了,杨掌门临死前曾拼死重伤绝色公子,绝色公子落荒而逃,现已被杨少主下了追杀令,杨少主还觉得不够,正打算广邀武林好汉,举办绝色公子的讨伐大会。”


大汉:“如此甚好!这般恶人罪不可赦,当诛!若说起武林好汉,就必须得提一提战神叶秋了,战神一出,诸恶肖小谁还能活,哈哈哈!”


友人此时也是非常赞同地颌首应和,战神叶秋是公认的武林第一人,一枪一叶之秋耍得无人能及,无人知其师从何人,只晓战神从无败绩,不过近来已是久未听闻战神的消息,许多人都在猜测战神是否归隐山林了。


老板娘坐在柜台前边听边打盹,这种江湖的小道消息大多是夸张居多真实无几,想多恐怖就能编排得多吓唬人,每天都有不同的版本,真相到底如何也唯有在场的人能知晓一二。


老板娘打了个哈欠,恰好眼角瞄到一个蓝色的身影,是位公子,观其样貌虽然说不上绝顶,然而看着舒服,越看越是得人欢喜。老板娘看着那蓝衣公子走进客栈,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小二马上就迎上去,只见蓝衣公子清秀的脸庞飘上几分薄红,一手不自觉地伸向钱袋。


老板娘好奇究竟是什么让蓝衣公子脸红,然而不久她便知道了,一碟白面馒头和一壶茶端上蓝衣公子的桌面,如此俊朗的翩翩公子竟然囊中羞涩,只吃得起最便宜的白面馒头,这场景实在是有趣又好笑,更不用说蓝衣公子那抱着馒头慢慢啃的可爱模样。


老板娘还没看够呢,前方就被一个提着茶壶的红色身影挡住,老板娘看着那人前进的方向,不由出声:“哎君莫笑,你要干嘛?可别骚扰我的客人啊。”


君莫笑回头朝老板娘笑了笑,道:“怎么会,老板娘送了我这么一壶好茶,自然要有佳人共品才好。”说罢,君莫笑坐在了蓝衣公子的旁边,顺势给对方的杯子倒上了云雾茶,君莫笑一手撑头,微笑道:“我叫君莫笑,你呢?”


蓝衣公子被君莫笑自来熟的动作惊呆了,叼着馒头愣是没咬下去,半响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回道:“额,我叫蓝河,你,你好?”



TBC

评论(2)
热度(42)
返回顶部
©撸不长的Ni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