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不长的Ni酱

笔名 nirvania
无脑安吹。安雷不逆不拆。

—— [路平]蛛网

警告:
①走tv剧情,不含原作内容。
②不严谨的路平向,与其说路平,不如说更多是在描写路哥。我已经坚定了黑化路线了。
③文笔废柴,逻辑已死,有锅我背。

正文:

[你好,我是一年D班的班主任,茶柱佐枝。]

茶柱被告知有家长找她,会面室里的男人长得很普通,就像普通的家长一般,中年又具有一定的学识,除去他身上的自信和压迫感,茶柱一定会认为这是一个普通的会谈。

[你好,我是绫小路清隆的父亲,这次前来是想帮他申请退学手续的。]

男人的话彻底让茶柱震惊了,绫小路是D班她认为还算聪明的学生,能够读出她的言下之意还拥有足够的点数购买分数,这份聪明让茶柱勉强记住了这个学生,茶柱很快就稳下情绪。

[很抱歉,请问这件事绫小路同学是否知晓?]

[不,他不知道。]

[那就不好意思了,虽然您是他的监护人,但是学校有义务保证学生平等的受教育权。]

[哦,茶柱老师的意思是,拒绝协助我办理我儿的退学手续?]

男人的语气很肯定,然而他并没有被拒绝而愤怒,相反,他对茶柱的反应起了兴趣。

[如果我有正当理由的话,就算是学校,也不能阻止我,对吧,茶柱老师。]

茶柱无法反驳,这个男人比她想象中还要难以对付,但是她就是最讨厌这种运筹帷幄的男人。

[那么就等您拿出正当理由再来找我吧。]

男人轻声笑了起来,他走到茶柱的身边。

[就算我不给他办理退学,他迟早也会自动退学。茶柱老师,清隆是我的儿子,他的缺点我更是一清二楚,没有我的指示他就不想动脑。强硬行为是留不住他的,茶柱老师。]

男人离开了会谈室,被留下的茶柱心情烦躁得不行,她连步走到一处偏僻的角落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深吸一口,尼古丁安抚了她的神经,使得理智重新掌握这具身体。

[绫小路清隆,拥有那样的父亲的你,究竟隐藏了多少……]



[你的父亲来找过我,说要给你办退学。]

茶柱咬着烟斜眼看绫小路。

[当然我是拒绝了,不过,若是学生有正当理由的话,我也只能在申请书上签名。]

绫小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班主任,这个女人在光明正大地威胁他。

[你的目的是什么?]

[D班,将D班升上A班,让我在这次考试中看到你的价值。]

绫小路冷着脸离开,茶柱吐出口中的烟雾,在空无一人的戏剧场朗诵道。

[伊卡洛斯啊,你必须小心,若是飞得太低,羽翼会碰到海水而变得沉重,你就会被拽在大海里;若是飞得太高,翅膀上的羽毛会因靠近太阳而着火,你就会跌落大海无法逃离。代达罗斯仔细地叮嘱他的儿子,然而逃离提洛斯和培罗斯的喜悦让伊卡洛斯忘乎所以,他越飞越高,越飞越高,最终,太阳的高温融化了他那双用蜡所做的翅膀。]



就算是那个男人,也不能妨碍我。愤怒一闪而过,终归回复平静,多了父亲的干预,对绫小路来说不过是更改棋子的控制手法。绫小路停下脚步,眺望着看似无害的大海。

这个世界胜者为王,而王,只有一位。

绫小路抬脚继续走回宿舍,蛛丝早在第一天便已布下,丝上的所有人只能按他的指示动作。



[平田,我有事要跟你说。]

绫小路跟坐在角落喃喃不断的平田说,平田摩挲着双手, 沉溺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绫小路也不着急,这个班就是这样,虽然每个都好用,但也易碎得很。只是出现一个间谍就把美好的假面撕得七零八碎,互相埋怨,推卸责任,本来就不够团结的团体顿时各自为政。

但是,只有坚韧的刀子才能刺伤敌人。

[平田。]

[绫,绫小路君?有什么事吗?]

[有要事要说。]

其中领队是必不可少。



[这,这都是堀北同学说的吗?]

[嗯。]

平田对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惊喜不已,D班因为钥匙卡的失窃而暴露了持卡者,所以即使猜对了其他班的持卡者也会因为暴露而失去奖励分,原本D班所剩点数就不多,如此一来新学期第一个月的生活点数便不足以支撑必须的消耗,同学们的气势会被打入谷底,D班也就因此彻底废了。

然而堀北因为发烧,有了正当理由更换持卡人,虽然班级依旧会因堀北的退出扣分,但是其他班也会猜错持卡人而倒扣分数,更不用说堀北已经知道A班和C班的持卡人,这一仗D班独成赢家。

虽然喜悦占满了全心,平田仍直觉地察觉出一丝不对。时机太对了,正因为太对了反而不对。堀北是一个死不认输的人,她的性格要强,所以即使生病了也要坚持完成考试,如果堀北没退出的话,她肯定会自虐般去见证因她而带来的毁灭。

但是现在,堀北退出考试,持卡人更换成绫小路。

[这真的是堀北同学说的吗,绫小路君?]

平田郑重地再次询问,绫小路抬眼看了他一下,平淡地重复他的回答。

[是她吩咐的。]

平田没有继续追问,因为茶柱老师来了,绫小路没跟茶柱碰面,他回去收拾自己的物品准备集合。




如绫小路所料,龙园还留在岛上,但是由于D班持卡人的更换,A班和C班的合作输得一塌涂地,B班还有利用价值,因为D班的弃权而保住了基础分,D班独胜。

[做的不错,伊卡洛斯。]

茶柱夸奖了绫小路一句,二人在沉默中达成了一笔交易。

绫小路看着茶柱远去的背影,转身去船头等待堀北,堀北一定回来找他问个清楚,他要压低自己在堀北心中的形象,茶柱是个聪明的女人,他不需要再来一个探究他过去的棋子。



[你打算听到什么时候,平田?]

堀北离开后,绫小路还站在原地,直到他出声,一直在偷听的平田才从暗处走出来。

平田走到一个他认为安全的距离便停了下来。他试图去直视绫小路的眼睛,却被对方眼中的冷漠冻得发抖。

[其实那些,都是假的吧。]

平田是指人工岛上交卷前的那一番话,绫小路听懂了。

[没错。]

平田看着绫小路,张嘴有一大堆话想要质问对方,却发现自己竟然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绫小路没做错什么,反而拯救了全班,还把功劳都让给了堀北,让她更能融入D班,所有设想的指控顿时化为空白,指余下算无遗漏的绫小路让他恐惧不已。

绫小路向前一步,平田忍不住后退一步。

[你害怕我吗?]

[我怕。]



END


彩蛋(因为时间跨越的幅度较大,一直想写上去的场景到最后都找不到地方插入,所以只能做彩蛋了)


一条黑色的布条绑在平田头上,遮挡住所有光线,让平田的世界只余下黑暗,平田的双手被他的领带束缚在一起,平田趴在床上,借助双肘勉强撑起上半身。

[你害怕我吗?]

相同的问题,这些年来绫小路问过很多次,对此平田的答案也一成不变。他的身体在发抖,他的声音也在发抖。

[我怕。]

然而你逃不了。绫小路咬上平田裸露的肩头,身下的平田如同落入蛛网的猎物瑟瑟发抖。

评论(5)
热度(103)
返回顶部
©撸不长的Ni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