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不长的Ni酱

笔名 nirvania
无脑安吹。安雷不逆不拆。

—— 【静临】你喜欢哪个我?(三)

❤目录❤

——————————————————————————————


第三章


临也从沉睡中醒来,这次是两周,他看了看衣服,很好,至少不再是粉红色,但不变的是,一醒来就看到小静的脸,真让人不爽。临也留意到静雄的伤口,就四天时间造成这样的战绩,小静也是蛮拼的嘛。


临也从静雄的怀抱中脱离出来,换上明显小静穿不下的毛边风衣,毫无留恋地离开静雄家。他拨通了新罗的电话。


“新罗,在吗?”


“临也吗?你终于回来了。”


临也正想问新罗自己的病情,恰好经过一家和服店,眼光扫过橱窗内淡粉色的和服,接下来他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新罗发觉不对劲时立刻给静雄上演夺命连环CALL,然而当静雄换好衣服踏出房门那刻,穿着粉色和服的临也正在做饭。


“小静,已经起来了?快去刷牙,早饭很快就好。”临也把和服的衣袖绑起来,外面套着一条围裙,十分家庭主妇范儿。


“临也,你那装扮是怎么回事?”静雄觉得自己快要习惯被临也各种换装paly带来的震惊感。


“说啥梦话呢你,我们都已经结婚两年了,你还是不经常叫我樱也,那我把名字改成平和岛樱也不就没意义了吗?”粉色眼睛的樱也朝静雄挥舞锅铲,假装生气道,“快去刷牙,否则没你的早饭!”


“我开动了。”静雄夹起一个蛋卷,“好吃。”


“这是自然的啦,你以为没有大人的我家里谁来照顾下面那两个小鬼?”樱也斜了静雄一眼,“而且你忘了你高中三年的便当都是我做的这件事吗?”


“……”我高中三年的便当都是我母亲做的,好么。静雄吐槽。又是完全不同的记忆,每个人格的记忆都不同吗?待会去问问新罗。


身体好了自然要回去上班,樱也乱七八糟的记忆静雄不清楚,新罗说这是正常现象,那他也不过多关心,那些玩意儿太过复杂他根本听不懂。但是要说有什么不同,或者说,樱也比起迷临更令静雄心动,那一定是因为回家时妻子做好饭菜等自己开饭的温馨。樱也似乎沉迷于他所谓的记忆中,开心地做着静雄的妻子,为他做家务,完全的一个家庭主妇。


静雄或许渴望过一个家庭,未来的想象图也应是如此了,樱也笑迎自己回家,为家里的各种费用苦恼,跟静雄分享一天的快乐和烦恼。这一切美好得让静雄错以为他们本应如此,本应是一对幸福的夫妻。


樱也给了静雄不敢去获得的美梦,每当樱也笑着和他说话时,静雄都有一种旁观者的感觉,仿佛他窃取了某一位‘静雄’的生活,偷了不属于他的,和樱也在一起的幸福生活。


因为静雄的逃避,樱也已经出现足足一个月了,这或许是对池袋,对世界是一件好事,但这不对临也的朋友们适用。新罗多次向静雄反应过这个问题。


“静雄,”新罗难得认真一番,他神情严肃道:“你可能觉得临也永远变成樱也会不错,但是你的内心真的这么想吗?他不是我们记忆中的临也,樱也对你的爱建立在虚假的记忆的基础上,你未与他共同经历过他记忆中的一切,静雄,该醒来了。”


门田比新罗直接多了,他听闻此事后,一拳打在静雄的脸上,拎着静雄的衣领,非常火大地警告他:“任性也该有个限度,临也的确是个混蛋,但这不代表你可以抹杀他的存在,那个和我们共度高中三年,让你每天追逐着说要杀了他的男人是叫折原临也,不是你家里那个平和岛樱也!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难道还看不穿这份虚假的爱情吗?!静雄!!!”


静雄不敢面对二人的指控,他也想大声地骂回去,说自己也清楚,这个过家家的游戏他也是玩累了。新罗和门田都不知道静雄迷恋这份感情的同时,饱受多少痛苦,每一次看到樱也的笑容时,静雄第一反应是这不是我的,我只是一个可耻的小偷。


但是他喜欢上樱也给他的温柔,樱也给了他一个渴望却不敢也没资格得到的东西。即使知道这是错的,还是一次又一次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静雄察觉到,自己已经爱上这些爱着自己的‘临也’了,无论是迷临还是八面六臂,亦或是樱也,只不过是个借口,池袋最强的人型干架傀儡爱上了深爱人类却唯一讨厌静雄的情报贩子。


评论(1)
热度(36)
返回顶部
©撸不长的Ni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