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不长的Ni酱

笔名 nirvania
无脑安吹。安雷不逆不拆。

—— 【静临】你喜欢哪一个我?(四)肉渣注意

❤目录❤


——————————————————————————————

第四章


折原临也回来了。


“小静,可以放开我吗?我可不是被你用来抱着哭的枕头。”临也面无表情地说,但是静雄没理他。临也叹了口气,抬手看见粉色和服,很好,是自己昏迷前看到的那件。


“那你也该告诉我这次又过去多少天了。”


“一个月。”


“啧,比我想的还糟糕。”临也皱眉,他本以为只是普通的人格分裂,没想到另一个人格竟然多次抢夺身体的控制权,而每次出现的时间明显在增多,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自己会永远沉睡。


“临也,我……”


“小静!”临也打断静雄,他冷眼看着眼前的男人,道:“你知道吗?你是一个残忍的人,现在你有话想对我说,但是你真的确定是我吗?我不知道这些天我另一个人格跟你有什么事发生,可我能肯定你想说的话不是对我说,把属于另一个人格的东西硬塞给我,你不觉得自己很残忍吗?”


“不是!我…”


“那里不是?我讨厌你哦,小静。”临也用力推开静雄,撑着微笑对哭红了眼的男人说,“即使世界只剩下小静,我也不会爱上你。”


随后临也抛下被他伤害了的静雄,逃命似的跑出静雄的公寓。


“残忍的人是你啊,死跳蚤,不要随便否定我的心意,谁允许你这么做了?!”静雄捂住脸,怎么也阻止不了眼泪的涌出。“你哭不出来的话,让我替你哭。”


“小静,小静,我说小静,快点起床啦!”


静雄有气无力地睁眼,呃,女人?静雄努力用酸疼的眼睛看清楚,他决定闭上眼继续睡。


火大。女人见静雄不理她,冷笑一声,踏上床,一脚用力踩静雄的肚子。


“噗!”静雄痛得睁眼,入目的却是女式蕾丝内裤。


静雄现在受重伤中,不论是身体还是内心,昨晚还被临也拒绝,今天又见到本人似乎感情很好地找他,落差太大心脏有点承受不来。


“临也,你为什么穿这种衣服?”静雄捂眼,一副‘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的受害表情。


“临也是谁?你新的女朋友吗?”‘临也’瞪他,“而且我穿这种衣服很正常啊,因为我是女♂孩♂子啦”


甘乐转了一圈,她有一头乌黑中长发,发尾微卷,映衬出她的瓜子脸。甘乐穿着和临也一样的衣服,只是长裤变成了短裙,黑色长筒袜包裹这她的长腿,只露出大腿的皮肤。


她俏皮地眨眼。“怎么?看傻眼了?” 


“怎么说,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平。”静雄视线下挪,最后停在甘乐的胸部。


甘乐猛地红了脸,她恼羞成怒地甩了静雄一巴掌。“小静是个大色狼!”


“小静喜欢大胸的女人吗?”甘乐低头看自己的胸部,认真考虑要不要去做个隆胸手术。


静雄连忙阻止她。“不,飞机场非常适合你,虽然小到不存在,但它还是够看的。”


“给我向全世界的飞机场们道歉,你这个变态!”


“今天要去哪?”静雄被甘乐强硬地套上便服(甘乐:哪有男人穿着酒保服约会!),说真的静雄已经很久没穿便服出门了。衣服是普通的衬衫和牛仔裤,摘下眼镜的静雄看上去年轻多了,好吧,本来就是二十三岁的年轻人。


“我们今天去蛋糕店吧。”甘乐回眸一笑,“小静喜欢甜食,但不好意思经常去吧?今天你可以理所当然地在店里吃,因为你要陪你的女朋友~❤”


甘乐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她很了解静雄,仅一个眼神甘乐就明白他想说什么,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静雄太易懂了。甘乐同时拥有迷临的活泼和樱也的温柔,但又不同于他们的富有激情。


甘乐坐在静雄旁边,长腿勾着静雄的,你一口我一口地喂着静雄,玩得不亦乐乎。


“小静,你知道吗?情侣坐在一起时大多数会选择面对面坐,因为这样他们就能更方便地看到对方。那你能猜到为什么我不那样坐吗?”


静雄摇头,看着她等待她的解答。


甘乐把勺子扔进空了的玻璃杯里,灵活地横坐在静雄的大腿上,勾着他的脖子亲上甜得腻人的双唇。静雄搂紧她,他们在店里的角落安静地接吻,仿佛世界与他们隔绝,一切不再喧嚣,只剩下平和与甜蜜。


他们终于肯放过对方,停止来得自然又显得让人不满足。


“这里的芭菲好甜。”甘乐似乎没有从静雄大腿下来的意思。


“我挺喜欢。”静雄也没有要放下她的想法。


“接下来要去哪?我们总不能在这坐上一整天。”


“我不知道,我没和你之外的人约会过。”这不算谎话,无论对方顶着‘迷迷’‘八面六臂’‘樱也’‘甘乐’的名字,他本质还是折原临也。


“你想我也不会让你去。”甘乐不知从哪掏出小刀,刀刃卡在静雄两腿之间,笑道:“就算我不要你了,我也不会让别人得到你。”


“……”这家伙的情绪太过不稳定了吧!


没打算的两人决定做情侣该做的事情——压马路。他俩从蛋糕店出发,走过西口公园,在东口区登上太阳通,去了位于第十层的天文馆和水族馆,静雄看到很多情侣像他和甘乐手牵手慢悠悠地走着,这里或许是普通情侣的约会圣地,但是这不适合平和岛静雄,也不适合折原临也。


“小静,我们去南梦柯南佳城吧,这里好无聊。”甘乐破坏气氛地打了个哈欠,嫌弃地看了其他游客,“虽然我的兴趣是观察人类,可难得和小静约会,这些人类就没有观察的价值。我可不想你盯着我以外的人看。”


静雄认真地观察甘乐的表情,她的确觉得无聊,说实话静雄也是,但静雄拒绝了甘乐的提议,他蹲下身,捏了捏甘乐的小腿肚,果不其然听到甘乐的倒吸声。


甘乐穿着矮跟的长筒靴,陪静雄走了很长一段路,作为一个初试者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


“什么嘛,被你发现了。”甘乐明明疼得皱眉,语气还是无所谓的样子。


“你可以骗得了任何人,除了我。”静雄扶着她,“我观察你的时间比任何人都多。”


“小静真不会说情话。”甘乐撇嘴。


“要我抱你回去吗?”


甘乐看了裙子。“不要,会走光。”


“背你?”


“好挫。”


“给个准的。”静雄火大。


甘乐鄙视之。“坐出租车吧。”


“我想揍你。”


“屁股?”甘乐抛了个媚眼。


“……”


回到家静雄把人抱到沙发上,替甘乐脱下靴子,去浴室弄了一条热毛巾给她敷上,又温柔地帮她按摩肌肉。


“小静手法真稔熟。”


“小时候受伤多了也学到一点按摩的手法。”


“真讨厌,小静的小时候没有我。”


“有你就更糟糕了。”


“真过分~☆”


“闭嘴!”


等静雄做完整套按摩时,毛巾已经冷了,甘乐歪着头枕着扶手睡得正香。静雄盯着她的脸,又看了她的胸部,果然很平,他又不确定地看了甘乐的裙子,咽了下口水,颤抖着伸出手。


“小静,你好色哦~”本应熟睡中的甘乐突然睁开眼,她握住静雄抓住她裙角的手。


“甘乐。”


甘乐侧过头,认命地松开静雄的手,任由他掀开自己的短裙,她抬起臀,方便静雄脱下她的蕾丝内裤。


“满意你看到的吗?”甘乐咬着唇,眼眶湿漉漉的。


静雄俯首亲吻‘她’的性(诚信)器。“为什么?”


“吸它,让我出来了我就告诉你。”甘乐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静雄接下甘乐的考验,他之前也给樱也做过一两次,所以自然熟知甘乐的敏(友善)感点。静雄时不时偷瞄甘乐的表情,甘乐捂住嘴的手被拉下与静雄十指相扣,甘乐的另一只手插进静雄的发间,双腿勾住静雄的脖子。静雄将它吐出来,用舌尖戳弄马眼,然后再吞回去,一个深深的吮吸便让甘乐缴械投降。


静雄把甘乐的精(敬业)液吞下去,这东西又苦又腥,但静雄意外地不排斥,他把甘乐填干净才放开他。静雄拭去甘乐眼角的泪水,却被他拉下身深吻。


一息过后。


“小静是个大笨蛋!女孩子的话,就真的能和小静结婚,就能生下小静的孩子,那样就能和小静永远在一起,因为小静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但是,但是我知道啊,我是男人这件事,拼命欺骗自己,妄想能够独占小静,给小静生小宝宝。你讨厌吗?这样的我?”


“笨蛋,不管哪一个你我都喜欢,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就说上一百遍,一千遍,直到你不再逃避。”


“小静真是个温柔的人,虽然是个笨蛋。”


“后面那句就不用补充!”


“我有点累了,小静抱我去床上睡吧。”甘乐打了个哈欠,眼皮像要硬撑才能不合上。


“嗯。”静雄抚摸他的头,看着甘乐微笑着闭上眼。



评论(2)
热度(55)
返回顶部
©撸不长的Ni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