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不长的Ni酱

笔名 nirvania
无脑安吹。安雷不逆不拆。

—— [快新]工藤新一的大危机【双A梗】

只想到一个超俗的名字
这文设定私设较多。本来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有八个同好想看,于是就写了。

作者语体教等国际惯例要习惯。内容剧情等不科学较多吧,所以豆腐砖头轻点。

最后,这篇ABO因为我个人更偏向双A,所以快斗和新一都是Alpha

重点:OOC 我不认为我能还原人物性格,所以只能打上欧欧西

哈哈哈哈,二修发现少了一段。

——————————————————————————————

工藤新一是一个名副其实的Alpha,但某天他和青梅竹马的Omega毛利兰去游乐园,发现可疑人物并追上去,被人偷袭打晕喂药,醒来后发现不但身体变小了,还变成了未进行二次性别转化的Beta。变小后的新一化名为江户川柯南,柯南发现一个月里总有那么几天会变回工藤新一,虽然有时候会有所不便,但没有什么能比变回原身更高兴的事了。


某天,某大楼屋顶,白衣怪盗安静地聆听名侦探的推理秀。


“真不愧是名侦探,完美的推理。”基德动鼻子嗅了嗅,“名侦探,你的Alpha信息素又回来了,不需要做点什么吗?”


“不用你担心,这点时间抓住你还是足够的。”柯南启动脚力增强鞋,双手搭在足球腰带上随时准备攻击。


“真是狂妄的发言呢,名侦探,我已经忍不住看到你不甘的表情了。”怪盗扯出一个恶劣的笑容。


浓烈的Alpha信息素激起二人的好胜心,滑翔机弹出的瞬间,一个足球夹着猛风迎面击来。基德不得不收回滑翔机再避让,但此时柯南已经用麻醉手表瞄准他。


[喂喂,真的假的,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猛?]基德维持着扑克脸,扯过斗篷挡住自己的身体,灵活的手指变出一个烟雾弹扔在地上。


“日后再会,名侦探。”


“可恶。”


柯南见基德已经逃之夭夭,只好打道回府。柯南看了看能监视自身体温和信息素含量的手表,发现了不在意料中的数值,脸色不由严肃起来。“糟糕,要赶快回去才行,这个数值究竟是怎么回事?”


柯南用滑板飞速回家,体温以奇异的速度上升,让柯南头脑发热,差一点无法集中精神控制滑板。但更令他在意的是,手表上显示的少量的Omega信息素,最不应该出现的信息素。


“喂,灰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身上的Omega信息素数值竟然会上升。”柯南一回到博士家便质问灰原哀。


“我还想着什么时候才来,真是足够迟呢。”灰原一脸平静道。


“什么?!”


“我之前跟你说过吧,这药的作用是破坏和重新调整体内的三种信息素比例,但由于未进入实体实验阶段,目前可进行观察和参考的实验体只有你和我二人。我是Beta,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异常的变化可以理解。但你是Alpha,会出现Beta信息素,甚至Omega信息素过量也很正常。”


“你是说我有可能变成Omega?”柯南不可置信道。


灰原哀摇头,她回答道:“我不知道。每个月会变回来的契机已经可以确定是发情期,期间猛增的信息素抵消了药效,所以能变回来。当然这也是我无法跟你一样每个月都能变回来的原因,虽然我挺喜欢这点。”


“那我该怎么办?”


柯南还没来得及说完,来自心脏的那股熟悉的悸动让他措手不及,柯南在阿笠博士的帮助下躲进了洗手间,直到变回工藤新一。


“你这段时间最好不要出门,我和博士除了送水和食物也不会去接近你。你现在的状态是信息素失调,用Alpha信息拟素调和的话理论上是能够控制病症,但是你也知道,国家严格控制Alpha信息拟素的流通,现下只有黑市购入和自行配制两种方法。”


“但是无论哪种都属于犯罪行为。”新一接了灰原哀的话。“除非有另一个Alpha帮助我疏导,其中最好的人选是我爸爸。”


“没错,所以你先回家,学校那边我会帮你请假。”


“麻烦你了,灰原。”


新一红着脸拒绝看灰原提出的特殊用具的建议,回到工藤大宅,准备好足够的饮用水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当晚阿笠博士联系了远在大洋彼岸的工藤夫妇,优作得知情况后立刻打算坐飞机赶回日本,却不料遇到大雾飞机无法起飞。担忧新一的情况会越拖越危险的灰原哀的异常也被少年侦探团的各位察觉,虽然灰原哀勉强糊弄了过去,但她绝对没想到某个同样关注柯南的人会偷听他们的对话。


“欸~名侦探生病了啊,看来不是一般的小病呢,要不今晚去看看他好了。”


一只白鸽从灰原她们头顶扑腾着翅膀飞过。


夜幕降临,一只白色大鸟收起双翼,在阳台停留。不请自来的客人不解地看着掩得密密实实的窗帘,尽管如此,他还是熟练地悄无声息撬开了玻璃窗上的锁。


疑惑全在开窗的一瞬间得到解答,基德连忙闪进门内重新锁上推拉窗,等一切做完后,基德都要好奇自己为什么要进来。


“谁?!基德?!!”


新一躺在床上,他的双手被绑在床头,身下的被单被新一搅成一团盘在腿间,基德留意到那是一个向内的活结,显然是新一自己把自己绑起来的。新一满头大汗,粗喘着气,脸红得不正常,身上的睡衣皱巴巴的,纽扣早已不见踪影,敞开一片春色。基德感觉鼻子有点发热。基德敢发誓他好像看到名侦探没穿裤子,连内裤都没有。


[虽然形状不错啦,啊咧,为什么我会注意这个?难道我的取向出问题了?不管怎么说名侦探都是一个Alpha啊。话说这个香甜的味道是什么?]


这边基德陷入大混乱的时候,新一睁着湿润的双眼坐起来,因为一直没得到回答,新一不由警惕起来。新一颤抖着手给自己解绑,不料基德伸着鼻子嗅过来。


“我就说是什么味道,原来是名侦探你身上的Omega信息素…诶?”基德一脸惊呆的表情,“诶!!!名侦探你是Omega?!!!”


“滚远一点。”新一推开基德,对方身体的热量让他感到非常不舒服。“我是Alpha,只是稍微出了一点意外,还有,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现在给我滚出去。”


新一想也不想地下逐客令,虽然基德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新一的得力帮手,但是绝对不是指这种情况,新一不想他和基德的关系是由这个发展,更不用说这回关系到新一的性别问题。


“我拒绝,你一副急需帮助的样子,让我怎么可能一走了之当什么都没看到。”基德立刻反驳。他讨厌被新一排斥在外的感觉,需要帮助的时候这家伙明明不会跟他客气。


“我现在是发情期加信息素失调,你能做什么?凭空变出Alpha信息拟素吗?再者,你又不是我家人,无法疏导我的信息素。”新一列出条条原因,把基德噎得毫无还嘴之力。他叹了口气,拿起床头上的饮用水补充水分。“我爸爸正在赶回来,不用担心。”


“据我所知,他因大雾无法回来,对吧,名侦探?”基德微微低下头,高礼帽和单眼镜片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你想怎么样?”新一环手抱胸,刚褪去的热潮换得大脑短暂的清明,新一无法保证自己意识模糊还能如此冷静地赶人出去。


“说实话我不知道,”基德突然脱下他的礼帽,“一想到有除我以外的人接触你,我就忍不住生气,即使那人是你父亲。”基德在新一面前弯腰行礼,右手变出一朵蓝玫瑰,笑道。


“我叫黑羽快斗,是想要跟你结合的Alpha,请多指教。”


“……”新一半月眼看他,平静地回答,“等等,我给目暮警官打个电话。”说着新一真的去找手机。


“等等,等等,这发展太不对了吧,新一。”快斗连忙阻止新一。


“那你觉得Alpha突然在另一个Alpha发情期时说想要跟他结合是很正常的事?”


“呃…”


“闲聊到此结束,趁我下一波结合热来之前离开,你的信息素会让我的暴乱。”新一不方便下床,只好用眼神驱逐对方。


快斗无奈地叹气,他脱下基德的变装,露出真面目,一边背着自己的资料。“黑羽快斗,17岁,现于江古田高中就读……”


“笨蛋,跟这个没关系!”新一眼睁睁地看着快斗把他的‘基德谜题’——揭开谜底,那种感觉就像看到高潮的推理小说突然被人剧透,真是糟糕透了。


“现在你知道我的资料,我也知道你的,那我们可以结婚吗?”Alpha同性结婚在日本已通过将近十五年。


“……”新一终于发现为何他两无法达成一致,全因为对方的脑回路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喂!笨蛋!别过来!!那里不行,啊—”


事后。


快斗手撑头微笑着看熟睡中的新一,他不由抚上新一后颈的咬痕摩挲。新一体内的信息素因得到快斗的疏导逐渐回归Alpha信息素主导的状态,体温也有下降的趋势,可以说事情完美解决,嗯,如果无视其他附赠品的话。


Alpha之间的结合不同AO,AO的结合是永久的,但双A的标记最多只能持续一个月。当然快斗身上也有新一留下的标记,它是在快斗右手的手腕上。在标记新一时,为了不让新一咬伤自己,快斗用魔术师珍贵的手代替新一的手让他咬住,新一自然也发现了,所以咬痕是在手腕而不是手心。


“真不想让时间过去呢,新一恢复后第一件事肯定是要杀了我。”快斗自言自语,但亦乐在其中。他轻轻地在新一脸上亲了一口。“能抢在所有人之前得到你是我今生至高的荣幸。”


[给我做好觉悟,你这个小偷。]新一闭着眼睛在心中狠狠道,死活也不从装睡中醒来。


END

评论(5)
热度(74)
返回顶部
©撸不长的Ni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