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不长的Ni酱

笔名 nirvania
无脑安吹。安雷不逆不拆。

—— [一カラ]诅咒

[一カラ]诅咒  【BE注意】
作者:nirvania(之前傻逼地打漏一个i)
前言:
来自"地球上最后的告白"的灵感,本来还想加入怪盗paro,不过没地方塞进去了。
意识流。三小时短打。无润色修改。
没自信说自己没OOC,小学生文笔。
结局大概是BE(其实能扳回来,但那就与初衷背道而驰了)
下面正文。

这或许是诅咒吧,一个不断重复的诅咒,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已经累了。

在遍目鲜红的夜晚,那家伙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一松面前。
偌大的宅子的主人,竟然毫无戒心地邀请一个怎么看都可疑的怪人,不是智障就是傻逼。宅子里还有一个叫豆丁美的厨娘,和嫌代的女佣,不过她们两个都是短工,并不在宅子里留宿。所以整个宅子只有那家伙和一松居住。一松被他雇佣作园丁,给他照料全是玫瑰花的花园。
哦,你问那家伙是谁,他叫空松,依靠祖上的收藏和少许租金过活,整天穿着浴袍在宅子里无所事事,只是一个笨蛋而已。
但就是这样的笨蛋,在宅子附近的树林里捡到了伤痕累累的一松,不顾对方的戒备,笑得像个天使一样,把一松捡回家。
"一松……一松……一松……"
他的声音非常温柔,当空松这么叫唤的时候,一松感觉自己是特别的。如果在这个人身边的话,或许可以放下杀人鬼的身份,永远地……
"空松先生听说了吗?镇上又有人死了,而且还是一位妙龄女性,所以我有点担心,我和豆丁美虽然傍晚就回去,但是因为路程较远,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很不好意思,我和豆丁美都想辞职。"女仆嫌代跟空松说道。
"啊啊,辞职的话没问题,你们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可恶,竟然让美丽的花朵在含苞欲放之时无声凋谢,不可饶恕!"空松露出一松从没见过的,非常严肃又怒火中烧的表情。
那刻,一松仿佛听到有什么东西碎裂了的声音。如果空松知道他是杀人鬼的话,他会怎么做?一松发现自己完全不敢往下想象,他害怕知道那个答案。
喜欢。想要这个人。喜欢。想要和他在一起。喜欢。所以在晚上再无外人的时候,一松去找了空松。恨。
空松原来真的不是天使,他也会像那些人那样倒下,红色的鲜血从他的身体流出。一松抱着空松的尸体,眼泪止不住地从面具溢出,打落在空松沉睡的脸庞上。空松是微笑着阖上双眼的,一松抓着他的手,充斥心中的是无尽的懊悔。为什么不去尝试相信这个人?

啊啊——这大概是一个诅咒吧。

"我是杀人鬼。"刀刃刺入肉体的声音从未像此刻如此刺耳。
"我知道哦,一松,但是…上次那个女孩…咳,不是你杀的…对吧,我相信着你。不过…抱歉,好像…让你误—"想要传达的话语戛然而止,想要抚摸对方脸庞的手最终也没能到达目的地,无力地掉在地上。

这只是诅咒的开始。

一松死后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死神,真是讽刺啊,生前是杀人鬼,身后是死神,干的都是剥夺他人生命的工作。
如果真的有轮回,而你在哪?
一松消极怠工了几百年,总算在一家教堂遇到了他。空松做着他最爱的工作,怜悯世人,为世人祈祷,将自己的一生贡献给神。
一松假装成一个普通的修女潜伏在他身边,经过长久又别扭的作战,终于将空松的"平等的微笑"变成"唯独对我不同的微笑",好不容易将空松从神手上抢回来,眼看两人感情总算能在进一步,直到一松看到空松手上的血迹。
"为什么,不告诉我生病的事?"一松握住空松的手哭得稀里哗啦,上一世的事还历历在目,然而不管抓得多紧,依旧感觉对方的温度下一秒就要从自己的手心消逝。
"因为我不想让一松担心。"空松抱着一松安慰道,自己也哭得不成样子,偏偏还要装酷。"一松是个温柔的人,如果让你知道了,肯定会为我操劳各种治疗医方。这个病自我出生就有,某一天死去也不足为奇,但是,在这么短的人生里还能遇见你,我真是太幸福了。"
一松无力地看着空松日渐消瘦,每天都被疾病折磨,自己唯一能做的,仅是看着对方痛苦的样子。
明明不再是以前的自己,却依旧什么都做不到。一松抱着空松的灵魂,向所谓的神祈祷着。让我放弃死神的身份,再一次与他相遇。

再次诞生是以兽人之姿,在这个奇怪的世界,一松等待着空松的出现。
见到空松的时候,一松想那个角色真适合他。骑士大人在一松面前单膝下跪,他伸出手,朝一松微笑。
"你愿意与我一起去冒险吗,一松?"
一松抓住了那只手,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旅程很有趣,他们遇到过恶龙,魔法师,忍者,天使,在各种不可思议的地方冒险,然后相爱,这个人生幸福到一松怀疑这只是一场梦。
最后梦醒于空松挡在一松面前,胸口被一根粗壮的藤蔓贯穿。那个残忍的家伙还回头对一松笑道。
"抱歉,一松,看来我们的旅途要到此为止了。"

这个是诅咒。

第四次人生,一松作为黑手党的首领出生。一松想,或许是他能力不足,所以才无法保护喜欢的人,那么这次自己成为最强的首领的话,是不是就能保护好空松呢?
这次轮回,空松不是什么特别高大上的人,只是普通的平社员,每天都超时工作,到了三十岁依旧单身的社畜。
不同以往,空松不像以前那样总是有痛的表现,大概是太累了。这次的主动方是一松,意大利人的身份让他更敢于表达自己对空松的爱意,一松一结束工作就回去找空松,这一世也很顺利地互通心意。
然而诅咒并没有结束。空松被一松敌对的黑手党绑架了,一松当然第一时间就去解救空松,然而他们二人之间的距离似乎太长了,长到一发子弹都追不上。
对方激怒下选择撕票,一松让他们付出了绝对想不到的代价,可是,尽管他怎么惩罚对方,他的空松只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不到尽头的诅咒。

暴力不行的话,做医生如何?一松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医生,但他没在大医院里工作,他偷偷委托他人查到了空松的所在,以保健室老师的身份出现在对方的身边。
空松是篮球队的一员,喜欢装帅,但是认真的时候的确很帅。做事也靠谱,非常喜欢小孩子,还在孤儿院里当志愿者。果然是他爱着的空松。
空松训练的时候经常受伤,强势也不是很严重,只是普通的擦伤,弄块创口贴就行的伤势,空松都会笑得腼腆地找一松治疗。
为了一松,空松特地去学习料理,每天带着自制便当给一松,两人别别扭扭,又纯情得不好意思,连亲吻都要互瞪半天,但依旧幸福得像新婚夫妇。
空松是一个温柔的人,一松比谁都清楚这点,他更希望对方能冷酷一点,自私一点。空松为了救一个小女孩而被撞成重伤,一松收到通知的时候,第一时间靠关系成为了空松的主治医生。
这回我能救你了吧?这次我能保护你了吧?
然而不管一松多努力,他还是败在了死神面前。
为什么?
为什么我是死神的时候救不了他?
为什么我是医生的时候依旧救不了他?
为什么一次次从我身边夺走他?
把他还给我啊!
还给我!!
求你了…还给我…
一松想,啊啊——这是一个看不尽头的诅咒啊。

这次作为兄弟出生,不用再去等待,再去寻觅,你就在身边。你笑颜如初,仍然让我心动不止。
不过……
"我相信着你,一松。"
"我讨厌你,空松。"
不再相爱就没事了。
这是停止诅咒的唯一的方法。
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所以……

END

后言:感谢阅读。明天考试我还摸鱼简直作死。

在微博发了一次,搬到这里。

评论(2)
热度(28)
返回顶部
©撸不长的Ni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