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不长的Ni酱

笔名 nirvania
无脑安吹。安雷不逆不拆。

—— 【宗教松】救赎(8)

Chapter 8

 

 

往后的日子,小松时而出现一次,每次都是和空松讨论神的各种私事,空松每每能从谈论中得到新的人生理解,然后发病一样作出不带重样的痛言,唯一受害者的一松已经快忍耐不住收割神父的灵魂的手了。椴松倒是每天都来教堂玩,他跟空松和十四松十分合得来,有时会陪空松照料花圃,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和十四松到处玩耍。

日子平淡的过去,没人料到问题竟是深夜日常的驱魔率先发难。

空松挥舞着十字架把一只魔物一分为二,他跳回一松身边,原本束在腰间的圣带早已挣脱出来随风飘动。空松大致地扫视了一圈,微皱眉头沉声问道:“一松,你有没有觉得魔物的数量增多了?”

一松歪头斜了空松一眼,“我没感觉,别把你的错觉带进战斗中,臭松。”手上的镰刀不带停顿地自下往上擦过黑色的修女裙,在魔物进一步靠近前将其歼灭。

尽管一松没有认同他的感觉,空松还是敏锐地察觉到魔物的数量的的确确比以往多了。一只比空松身形略大的魔物朝他冲了过来,那是一只对空松来说毫无威胁的魔物,空松准备迎战的那一刻,身体突然僵住不动,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握住武器的手,力量飞快流失的感觉让他产生一种令人恐惧的无力感,眼中的怪物们像是学会了分身之术,化出三层身形让人分不出实体为哪一个。

一松留意到空松的异常,二话不说连忙赶到空松身前,镰刀轻而易举地解决掉魔物。

“你在干什么,臭松,快给我站起来战斗啊!”

“一…一松…”

一松久久都没等到下文,抽空回头一看却发现空松已经倒在地上没了声响。那一瞬间一松死去已久的心脏回忆起跳动骤停的感觉,死气猛的从一松脚下窜出,席卷了整个战场,死气所过之处皆附上一层薄冰,魔物一一被冰封在原地,死神斗篷不知何时覆在一松身上,一松单手抱起空松,右手中的死神镰刀轻松一挥,被冻成冰雕的魔物纷纷化成碎末消散在空中。

一松把空松抱回房间,踏入教堂的瞬间他的衣服又恢复成普通的修女装。一松把神父放在床上,自己沉默地抱腿坐在房间的一角,安静地等待对方苏醒。

“唔,一松?”空松缓缓睁开眼,入眼便是熟悉的天花板。

“醒了?那就行了。”一松淡淡地看了神父一眼,见其苏醒后冷漠地离开了房间。

空松坐了起来,一脸迷茫地看着一松冷漠离去,不解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他伸出双手,两只天生拥有怪力的手掌在微微地颤抖,空松抿紧唇握紧拳头,即使不清楚他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但昨晚力量流失时的恐惧和无力感还清晰地刻在脑海中,没有什么时候比那一个瞬间让空松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弱小。

空松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偶然事件,却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会更糟。

空松正搬运着供应教堂日常需求的水桶,走到一半突然双手发软,使不出一丝力气,水桶嘭的一声砸到地上,里面的清水没了禁锢,迅速逃出水桶钻进土地里流走。空松咬紧牙,趁着一松还没发现,重新打了两大桶清水。

又一天早晨,空松如常地给空松flowers修剪罗曼的身材,突然眼前一黑,上身不由往前倒去,所幸在倒地前视线恢复正常,空松连忙稳住身体,顿时松了口气。

他回教堂的时候,一松正好走出来,他抬手伸出一指抚过空松的右脸:“臭松,你的脸怎么划伤了?”

空松看着一松指上的血迹,只觉得浑身发冷。他笑哈哈地糊弄过去,向一松隐瞒了自己的情况。

 

 

空松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他趁着早上找轻松治疗时,让其帮忙悄悄地给自己检查一下身体。

轻松快速看了一松和十四松一眼,确定两人没有留意这边的情况,他伸出一手触摸水球。

「空松,听得到吗?」

「怎么了,轻松?」

「你的身体并无大碍,但是你的异常却是无法解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提醒你,一定要小心一松。」

「轻松。」在水球里的空松的表情毫无变化,但轻松能感觉到对方第一次对他露出如此严肃的神情。「我相信一松,他是不会害我的。」

轻松没能回答空松的话,空松是一个有自己独立思想的成年男性,并不是需要他小心呵护的小婴儿。轻松收回手,阖上双眼,两手交叠祈祷状。我无法为你们做什么,那便让作为女神的我为你们祝福,请让我心中这份不安不要成为悲剧。

 

 

空松的情况没有一丝改善,反而朝糟糕的方向发展。一松留意到空松变得嗜睡,饭量也莫名地减少了,有时还会出现说着话却突然发呆的情况。

一松曾多次揪着空松的领子问他的情况,可是空松的回答都一样,什么都没有,还一副笑哈哈的表情想继续糊弄过去。忍无可忍的一松直接把空松拖着女神面前。

“给我检查一下这家伙。”

“一松,我真的没事!”

“你给我闭嘴,臭松。”一松瞥了一眼还在抗议的空松,那恐怖的眼神让空松顿时噤声。

轻松没说什么,立马召唤出一个水球将空松包裹其中,他凝神检查空松的身体,突然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

“怎么了?”一松急切问道。

“空松的体内有一股魔气。”轻松不确定道。“不像是某个魔物留在他体内,这股魔气,感觉就是空松自己的。”

“但是臭松是人类啊!”没有谁能比死神更能证明这个事实。

“所以这才奇怪。”轻松皱眉苦恼道。

此时一松想到了那个人。


评论
热度(17)
返回顶部
©撸不长的Ni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