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不长的Ni酱

笔名 nirvania
无脑安吹。安雷不逆不拆。

—— 【宗教松】救赎(10)

Chapter 10

 

 

一松推开教堂的大门,门扉打开的一瞬间他便感知到教堂内有其他人在。一松走进去,月光透过彩绘玻璃照射在玛利亚雕像上,昏暗下的玛利亚显得格外仁慈。一个身影跪在玛利亚前,低头虔诚地祷告着。

一松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身影,随后他不屑道:“恶魔也是神的忠实信者吗?为什么还要回来?”

“因为我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空松站起来抬头望着仿佛在对他微笑的玛利亚,淡淡地笑着回应一松,然而一松感觉他并不是在看着玛利亚。

“你不是魔王吗?回去你的魔界啊。”一松警告自己不要为对方担忧,告诫自己这一切都是对方的演技。

“啊那个,其实我不做魔王很久了。”空松羞涩道,翅膀不自在地挥动了两下。

“轻松再这样下去是会堕天的,你们不是朋友吗?”一松连忙撇过头扯开话题,即使现在他们是敌对阵营,一松依旧改变不了为对方的可爱而动心。

“那就是小松所希望的吧,轻松大概,再也不想见到我了。”空松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他想扯出一个笑容,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笑不出来。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魔王不应该自我中心的做自己想做的事之类的吗?这份半吊子的温柔真让人恶心!”

一松暴怒地揪住空松的领子,对方没有一点魔王的样子,如此简单就被一松给擒住。看着对方那副自疚的表情,一松就忍不住生气,就是这种半吊子的温柔才让彼此都这么痛苦,偏偏还这家伙毫无自觉。

“抱歉,让你失望了,一松。”

“不…”不是这个,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虽说我是魔王,然而我却是一个被放逐的魔王。以前因为被其他魔族看到我救了一个误入魔界的人类,高等魔族的长老们认为我作为一个魔王失格,但他们又打不过我,所以只能将我放逐。随后我就在人间流浪,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人间,大家都很温柔,而且又很善良,每天为了生存而努力的身影真的太美丽了。但是后来,当我关注他们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我既不属于魔界,也不属于人间,与人们也仅是一介路人,所以我到底是什么?我是谁?为什么而活着?我迷失在思考的迷宫中,日复一日如行尸走肉般活着,直到小松找到了我。当小松跟我说他需要我的帮忙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找到了我存在的意义。”

“小松拜托了你什么事?”

“让轻松堕天。小松想要轻松待在他的身边,但天神是不会允许女神以身侍魔,所以小松才会计划让轻松堕天。我和椴松不过是他计划中重要的棋子,把你拖在这里也是计划之一。你知道椴松在哪里吗?”

 

 

 

 

椴松骑着扫帚飘在半空中,他朝天使微笑,仿佛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

“十四松哥哥,我们来玩抓迷藏吧。”

十四松沉默地站起来转过身面对托蒂,他开口道:“托蒂,你是敌人吗?”

“大概是呢,十四松哥哥。”椴松垂眸。

“托蒂,我要杀了你。”十四松展开他的双翼,属于天使的威压随之往四处扩散。你只能死在我手上。
  “那就来杀了我吧,十四松哥哥。”椴松话音未落,扫帚急速往后退躲开十四松的攻击,十四松拳头所砸到的土地呈蛛网状开裂。
  椴松吞了口唾液,收拾起精神认真看待这次追逐战,不敢再以吊儿郎当的姿态应对十四松,这回大意了的话真的会死!
  椴松骑着扫帚飞快逃离圣湖,十四松背后的翅膀又增加了一双,他挥动翅膀眨眼间就追上了椴松。十四松羽翼尖端聚集光元素召唤出圣光球,圣光球像子弹一样射了出去。椴松快速念完一段咒语,一个黑色的保护罩随之展开,适时挡住了圣光球的攻击。然而圣光球最后的爆炸把保护罩的能量消耗殆尽,椴松也被爆炸的冲击震飞。
  十四松看准时机追上去,成功擒住椴松,他单手掐着椴松的脖子,十四松顿了一下,后毫不留情地扭断眼前人的脖子。
  出乎意料的是,被扭断脖子的椴松变成了一块块巨大的玻璃镜片,随后粉碎成灰。
  “别小看魔女了!!!”椴松突然出现在远处的树尖上,他高举魔杖,用诚恳的语气念出一句句咒语,恰恰赶在十四松冲过来时完成仪式。“三千回廊!”
  要看十四松就要撞上椴松,却是在椴松眼前突然消失不见,紧接着椴松也像烟雾一般被风吹散了身影,树林上方再一次归于平静。

 

十四松站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楼梯上,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被困在扭曲的空间里,旁边除了长长的楼梯还是长长的楼梯。他动鼻子嗅了嗅,便朝着一个方向坚定地飞去,十四松越过一条条无尽头的楼梯,最终找到了一扇门。
  十四松打开门后,看到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小男孩,穿着时髦的童装,臭美地照着镜子。
  「母亲,看我多可爱!」小男孩朝十四松笑道。
  「我家椴松最可爱了。」一个温和的声音从十四松背后传来,十四松转身看过去,那是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她张手半遮着嘴巴回笑。
  「母亲!母亲!您听我说!我被选上圣歌队了!!」小男孩的衣服瞬间换了另一套,他在女人面前兴奋地跳动,十四松留意到男孩似乎长高了一点。
  「椴松真能干。」女人欣慰地抚摸小男孩的脑袋赞扬道。
  突然周围响起一片吵闹声,背景变成了某个镇子的街道,天空昏暗得让人心底发冷。
  「就是他!」
  「肯定是魔女!」
  「烧死他!烧死他!」
  「不是,我不是魔女!」小男孩惊恐地往后退,他左右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母亲,母亲!救救我,我真的不是魔女!母亲,你在哪?救救我!」
  十四松扫视了一遍就发现小男孩的母亲抱着手臂缩在远处,她撇过头不敢去看小男孩。
  突然两双手从小男孩身后冒出,它们抓住男孩的双手,将男孩拖到广场中央,随后手的主人把男孩绑在木堆上。
  「烧死他!烧死魔女!」人们在不停地重复这句话。
  「我不是,我不是魔女。谁来救救我?」男孩被恐惧占据的脸庞满是泪水,他抬头望着天空。神啊,求你救救我,求你!
  不知道是谁先扔火把,木堆迅速燃烧起来,火焰不停上窜想要舔舐男孩的脸庞,男孩拼命想要后退,却因手脚被捆绑在木桩上退无可退。人们咒骂着魔女的罪恶,庆祝着魔女的处刑,男孩在火堆上嘶声裂肺地哭喊着救命,在绝望的泥沼中逐渐下沉。为什么不救我?
  「为什么要救你?」然而回应男孩的,是一个血一样红艳的身影。
  「我想活下去!」男孩对那个倒着的身影回答道。
  「你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你看,你周围都是一群想要你死的人哦。」不知道恶魔做了什么,四周所有事物的时间像是被暂停了,恶魔的手随便一指,男孩看到的无一例外全是厌恶和恐惧混杂的面容。
  「我…我不想死,我还想活下去。」泪水划过男孩可爱的脸庞,「为什么要杀我?我明明不是魔女?为什么不相信我?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

「强者生存,你只是太弱小了,所以你会死。」

男孩抬头用空洞的眼睛看着恶魔,「那我变强了就能活下去吗?」

「对哦,想要力量吗?」

男孩呆滞地点头。

「好孩子。」那个身影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声音非常温柔地道,「以汝之灵魂为契,吾赐予汝力量,汝将听命于吾。」
  恶魔脚尖在空中一点,跃到男孩身后展开罪恶的翅膀,双手搭在男孩肩上,在其耳边低语。「欢迎来到狗屎一样的世界,魔女椴松。」
  转眼间广场不见了,十四松面前的是一座走尸体堆积而成的小山,脚下是鲜血汇成的水流,十四松认出那些尸体都是方才那些想要烧死椴松的村民,他们面目狰狞,仿佛在祈求神拯救他们。椴松跪坐在山的顶端,像破碎的人偶一动不动,他眼神呆滞地自言自语。「我是…魔女…」一滴血红的泪水从他的右眼缓缓流出,划过那张可爱的脸庞。

「你们都是骗子,说什么拯救,骗子…」

十四松猛的冲过去抱住椴松,他的心脏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痛,他总算明白为什么椴松会说他无法救赎他了,椴松犯下的罪行是无法被饶恕,所以椴松才会露出那样伤心的表情。十四松痛哭着大喊:“对不起,托蒂,对不起,没能理解你。如果,如果那时候我有听到你的声音就好了,我绝对会去救你的!对不起,我没能听到你的声音。”
  “十四…松哥哥…果然我是罪人啊…真的…很羡慕那个女孩。”椴松轻轻靠在十四松身上,真的很羡慕啊。
  “一定有办法的!”十四松抓住椴松的双肩非常郑重地向他发誓,然而十四松脸上的泪水鼻涕混在一起根本帅气不起来。“如果无法救赎,那就让我一起堕天吧,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十四松哥哥…”椴松扑进那个不帅气的天使的怀里痛哭,他哭得很厉害,像是把以前的份一次性哭回来,连带以前的委屈和痛苦,全部在十四松面前宣泄出来。
  不知道在这个空间过了多久,椴松哭够了,揉揉哭肿了的眼睛,跟十四松说:“十四松哥哥,我们快出去找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吧。”

现在总算想起自己正职的天使瞬间猫眼样呆住。


评论
热度(20)
返回顶部
©撸不长的Ni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