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不长的Ni酱

笔名 nirvania
无脑安吹。安雷不逆不拆。

—— 【宗教松】救赎(11)

Chapter 11

 

 

“一松,记得要去救小松,轻松发怒的时候可是很恐怖的。”空松的声音变得有气无力,一松不明他话中的意思。“轻松是我的好友,我做不出对不起他的事,但是小松也很可怜。所以,我给了他们一次好好交流的机会…”
  空松突然软了身体,整个人往地上倒去,一松急忙抱住空松,慌张毫无遗留地展现在脸上。
  “喂!臭松!”
  空松朝一松疲惫地笑道:“果然每天泡圣湖对身体伤害很大。”
  一松瞬间明了,空松伪装为神父空松也无法改变自己是魔族的身份,那些魔物是被空松吸引过来的,空松通过吸取魔物的魔气来弥补自己在圣湖‘疗伤’的伤害,但没等自我治愈的空松次日又去圣湖接受圣水的净化,于是空松体内的魔气出现竭尽的现状,故而空松只能循环着每晚与魔物战斗的日子。但是神力就像毒素一样堆积在空松体内,哪怕是魔王,也要面临被净化的结局。
  真的是个笨蛋,明明只是个臭松,为什么对谁都这么温柔?!一松的眼泪无法抑制地涌上眼眶,他有太多话想跟空松说,却全部都说不出口,仿佛有个沉重的硬物卡在他的喉咙。
  许久,一松哑着声音问:“作为神父的时候,你是在欺骗我吗?”
  空松瞪大双眼,明白了一松的意思,他温柔地笑了,摇摇头解释道:“作为神父的时候我是没有记忆的人,‘空松’的确只有你们,虽然一起生活的日子不长,但真的很开心。当我作为魔王醒来的时候,完整的记忆回来了,到现在我都幻想着,如果没有醒来该有多好。我还是被需要的,我还是被你们爱着的……”
  “说什么蠢话!轻松和十四松肯定会原谅你的,我也没有过恨你的想法,我,我,我爱你啊!!”一松几乎是用吼说出最后一句话,啊啊—我真糗,连个告白都做成这样,地点和时间都糟糕透了,倒不如去死了得了。
  “……抱歉,一松,如果我们还有更多时间该有多好…我也爱你。”空松的眼泪先一松一步稀里哗啦的流了出来,如果他们能早一步互通心意的话,如果他们能早一点相遇的话,然而这些如果只是如果。空松现在一点都不想死,他还想继续活在与一松想爱的世界。“对不起,一松,对不起……”
  空松的呼吸越来越缓慢,他闭上眼等待死亡的到临,在喜欢的人怀里迎接死亡对罪恶深重的他来说是最好的结局。一松沉着脸猛的站起来。“别给我随随便便就去死啊,臭松!”
  死气瞬间斥满整个教堂,一松身上的死神斗篷无风自起,他握住幻变出来的死神镰刀在手上转了一圈,最后竖直定在空松上方,刀尖距离空松的胸膛仅余一厘米。
  “我,死神一松,愿与魔王空松缔结灵魂之约,与他共享寿命,承担伤痛,此刻约成。”
  语毕,镰刀插入空松的胸膛,一松身上的死气沿着镰刀侵入空松体内。一松睁开双眼,他所在的空间是一片黑暗的虚无,他扯了扯身上的斗篷,抱着镰刀往一个方向走去。许多碎片在他身旁飞过,某些碎片上映着空松的过去,有他在魔界的,有他在人间的,也有一些碎片上面一片空白。
  一松在碎片的尽头停下脚步,一个清澈透明的蓝色玻璃球悬浮在他眼前,一松朝那个蓝色的灵魂伸出手。小小的,一只手就能掌控,像他本人那样漂亮又清澈的蓝色,同时又脆弱得让人心疼。一松把左手插入自己的胸膛,从中抓出一个灰扑扑的,正反面有着三道爪印的圆球。他撇撇嘴,不愧是我的灵魂,又丑又没用。一松将圆球递到空松的灵魂前,圆球突然裂开一条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蓝球吞噬,圆球像是咀嚼的模样上下挤压。不知过了多久,圆球停止了动作,一道蓝光从圆球内部发出,把整个圆球照亮,圆球的两侧渐渐往中间靠拢,最终缢裂成两个各自有着三道爪印的篮色圆球。
  一松将其中圆球收回体内,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能感知到自己灵魂的深处有着另一个灵魂波动,两个灵魂之间用数不尽的细丝相连,空松的魔气和一松的死气通过细线互相渗透,改造着彼此的灵魂。
  眨眼间一松消失在这个黑色的空间,他睁开双眼看着他的共命者。空松不可思议地摸上自己的心脏,那里有两个心跳声,一个是他的,另一个非常缓慢地跳动着。空松闭目感受着心脏的跳动,空松感觉自己仿佛被包裹在一个温柔的水球里,一个由爱和温柔构成的幸福的空间。空松还感知到自己的身体正利用一松的死气弥补损伤。
  “没死成真是可惜啊。”太好了,你没死。
  “诶?”空松瞪大眼傻愣愣地盯着一松。
  “干什么?”可恶,这个表情可爱到犯规啊!!
  空松眨眨眼,问道:“一松,你刚才说什么?”
  一松不耐烦地皱眉:“我说你没死成真可惜。”我说你还留在我身边太好了。
  空松突然大笑,一松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空松一手抚着胸口。
  ‘我喜欢你,一松。’
  这次轮到一松惊恐地瞪大双眼看着空松,他指着空松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
  ‘我爱你,一松,谢谢你也爱我。’
  “闭嘴!臭松!!再说话我就杀了你!!!”一松的猫耳冒了出来,他满脸通红地捂住耳朵。他可没听说过灵魂契约有心灵感应这回事,他能退货吗?!!被臭松听到他的真实之声,现在就去死啊!!!
  空松反身在一松面前跪下,右手覆在心脏之上,神情严肃郑重道:“我,空松,发誓永随吾之契约者死神一松,无论何时何地;我发誓永不背叛吾主一松,不管出于任何原因;我发誓对吾爱一松至死不渝,永不变心。”
  “那是什么鬼?又痛又恶心,你以为你是骑士吗?”一松做了个想吐的表情,
  “不觉得这气氛很合适吗?”空松不在意地回笑。
  “你是神父吧,骑士什么的不需要。”
  “那一松是我的修女咯。哼—果然我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啊,连修女大人也被我所迷惑。”空松一言不合又开始痛了。
  一松嫌弃地看他,突然不知道他脑海闪过什么,他坏坏地笑了。“嘛,那样的play好像也不错。”
  “诶???”空松一脸懵逼。为何背后有点发冷的感觉?


评论
热度(22)
返回顶部
©撸不长的Ni酱 | Powered by LOFTER